(大一作文)

DSC03190 

 

閒暇時翻閱起些許年前的記憶,我再次遇見了你。相關的片段排山倒海般湧起。心弦被牽動著,難以追問無法證明的過往擰痛了心。有時候我會想,那場夢是否是日子的縮影或者一種預見。用著夢說服著當時的輕狂,但年少誰不輕狂?誰信服著夢?事過又境遷,回頭張望著一個月的美好以及十二個月的沉澱,便不得不感謝有你的那場夢。

你,一開始的你站在我的身前,以著最熟悉的上揚角度望著我。一如往昔的親暱喚聲外加早安便是開端,沒有車潮沒有人龍,我有的僅是你的體貼。你愛快步,因此總要拉扯著你的衣角叫你減緩配速。一些音符由你的口袋流出,停課的音信由你傳遞,有著別樣的自然而然。身著校服,你與我是我們。沒有空隙的大手與小手擺盪著,時光由手背點過從頭頂躍過,美好亦在平穩中悄悄流逝。不知為何走進的停車場,輻射出濃厚的殺戾。戲謔聲轟轟,是台載著不堪回首的裝甲車逼近。你快步奔跑,使盡全力的躲逃這場捕獵。越是快步卻越是惶恐,失落是在於掌間的縫隙之中。原來最深的慟心是當光明臨近時放開手。再也堅持不下去,想要一個更輕鬆的以後是你的毅然決然。冷冽刺骨的心寒痛醒了夢。裹住身體卻無法抑止顫抖,靜靜的崩潰著,鹹鹹的雨下著。夢止了,雨下著。

傷很重,夢碎的完整。張狂的現實還是得以身相迎。不願相信夢的預演,實際跌入深淵方知再無關係可言。一度腦葉充塞著負面想法,倘若沒離開太多的你的朝夕相處;沒有遇見對的人,如今的我會存在嗎?分組換班後,新的排列組合有著熟悉的劇情,卻添增了期待,期待新的認識使我相信人。朋友說想念過客和那些痛得離譜的日子太過愚蠢,學習接受自己的發生。並沒有太多的追問,擁抱是給予支持的力量;微笑是還不夠糟的別想太多。體貼與包容導引著偏離軌道的思緒。「等你想說就會說」是新的認識的好。雖然還是會想你,但我選擇將一切昇華成美好。我知道日子有你很足夠,失去了未來的你那又如何?離開你會遇見那個對的人,有夢中的你以前的你,真的很夠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顏Yan 的頭像
顏Yan

書寫記憶,

顏Y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